诺贝尔奖加持的NAD+抗衰研究 突破“最后一公里”转化瓶颈

2019-10-08 12:30:32

衰老,不仅是老年人需要面对的问题,更是人类一生都在面临的重大课题。人到了五六十岁之后,昔日不同时期的同学们纷纷组群,开始追忆往昔,甚至谈论退休后的生活,不少人俨然已经饱经沧桑。

在衰老面前,难道我们真的无能为力吗?将一个人的身体时钟倒拨20年,有可能吗?

抗衰老一直是人类的重中之重,市场上越来越多的美容护肤产品开始主打抗衰老功效。作为21世纪以来人们最关注的课题之一,抗衰老早已不仅是美容护肤领域的重点,更是医学界一直在攻克的难题。如今,最受人类瞩目的是诺加因子NAD+(全称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因它产生了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而被世人所认可。在进入21世纪后,NAD+的研究虽然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并且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不可避免的,在发展中遇到了一些问题。

不仅如此,这些年来经过科学家们不断的探索和努力,NAD+的神秘面纱被一层层掀开,抗衰老的实力也在悄然显露。从细胞生物学角度上来看,NAD+存在于每一个细胞中,参与体内的上千项反应,可促进糖、脂肪、氨基酸的代谢。同时,NAD+是DNA修复酶PARP的唯一底物、长寿蛋白Sirtuins的唯一底物、环ADP核糖合成酶CD38/157的唯一底物。哈佛医学院衰老生物学中心的联合主任David Sinclair(大卫·辛克莱尔)则是直接表示,NAD+是维持人体年轻态的最重要物质,也是维持生命的必需分子之一,如果没有它,人将在30秒内死亡。

人体内NAD+的浓度影响着细胞衰老,浓度下降则加速细胞衰老;浓度稳定,则维持细胞功能正常。所以,人体氧化、器官衰老、疾病发生和NAD+关系密切。但身体却没有无穷无尽的NAD+供应,尤其是在35岁以后,身体内的NAD+含量更是大幅度下降,线粒体功能也随之削弱。NAD+水平的下降导致细胞低氧状态而阻碍了线粒体和细胞核之间的交互作用,进而减低细胞生产能量的能力,最终导致衰老和疾病。

为了能使这项研究顺利运用到人体,哈佛大学医学院David Sinclair (大卫·辛克莱尔)教授和美国医学与生物工程院院士文学军教授坚持了十年。作为科学家,他们在一点点突破NAD+的技术难关。2016年,David Sinclair教授通过小鼠实验以及灵长类动物和人体实验说明,NAD+和sirtuin激活剂具有显著的预防疾病甚至逆转衰老的能力。

十年来,文学军教授科研团队经过反复的研究,终于找到了NAD+临床转化的关键。由于NAD+分子量太大,不易于人体的吸收,科学家不得不从NAD+的前体物质入手。经过各项前体物质实验表明,NR(烟酰胺核糖)是提升体内NAD+较为安全有效的途径。并且惊喜发现了前体物质NR在抗衰老过程中的独有特性,不仅可以有效提升NAD+水平,还具备进一步增强抗衰老因子SIRTS(长寿蛋白家族)和基因修复因子PARP1的效果。

此次,文学军教授研团队将再生医学技术与生物工程技术有效结合,并集合科研团队多项专利技术,在特色酶法制造的基础上添加专利配方,提取出高纯度NAD+的前体NR后加入保护基团,促使其直接酶化迅速补充体内NAD+。同时融合专利TOPIA 生物活性硫技术,使NR在进入细胞后形成高电子密度结构,具有高亲电子性和与自由基反应的能力,大大降低氧化应激和炎症反应。这不仅保护NR进入人体肠胃后不被破坏掉,而且增加通过胃肠道细胞的通透性,可以更好的进入机体的循环,大幅度提高了机体对NR吸收利用率,促使其在细胞内尽快转化成NAD+。科学家为此次重大的科研成果命名为——诺维斯NOVIS,寓为“返老还童”之意。

文学军教授因此项技术的开发,被国际媒体高度评价为“掌控NAD+人体再生效果第一人”。

虽然现在抗衰科技还不具备令人长生不老的效果,但从大量的反馈者信息可以看出诺维斯能够逆转衰老、延长健康寿命。科研永无止境,文学军教授科研团队将持续致力于抗衰老研究,希望能为大健康领域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